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死神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696|回复: 0

[原创完结] 愿望||BLeach/银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15 00: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邪魔院』荣誉出品!
6 t4 P: K3 R2 d% s      十時"小窝"-->http://blog.sina.com.cn/akuma52334 I+ \" P& d/ x; P) ]! X
         可视为拥有著作权之ID:半透明のakuma/btの魔/十时墨
! P8 y: F( _/ u5 @0 \

! ^5 r$ B0 x7 S, L% t转载请先复制以上信息,方可转载!谢谢合作!2 k* M, A4 L5 M- l% p" V1 m
0 d( N1 K5 M$ i$ ]$ M7 {% A
++++++++++++++++++++++++++; l9 b8 A$ _3 B( p- M. V
( L# {3 @7 b: ~2 c7 {4 U
2011.9.10 市丸银 生日贺
- ?# Q! m( y: s6 e% k) {, L, h8 ]$ g  [  K
文风:跳跃式文艺狗血向,请慎读!3 j  x2 Y9 q7 D" M; X
2 v( |9 i% E: {- f3 K
++++++++++++++++++++++++++
% \! N% Y9 P0 H+ @( \5 o( I& Y: |  P2 v
[你……饿了吗?]3 t0 Y  j  C! j( j' z4 F' F+ I
悦耳的声音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意识模糊的人勉强的撑开沉重的眼睑,却看见了一神脏兮兮却依然无损美丽的天使。
  o& I: I. e) Y$ R. x$ Z( |  X[怎么不说话?]
0 v* ?, X* v/ _% J俯下的身子挡去了刺眼的月光,细白清冷的撒在银丝上,本来饿得快要虚脱的人此时有种虚幻且不真实的感觉。6 j- o2 m- F: O" i  ?$ \
无力的动了动干裂的嘴唇,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6 a; A# |6 e: ^[不能说话吗?]9 b( t0 u" ?+ s
挂着好看的笑容却微蹙着双眉,让她的双眼干涩得发痛。0 J3 I, G! f0 c% U/ F% D" l" R1 v* O# ?
[来,把这馒头吃掉吧。]9 ]* z! D  M7 Q( X* U
似乎变魔法一般的拿出一个雪白的馒头递给了她,然后笑眯眯的蹲在她的旁边看着小小的人儿把馒头以最快的速度吃完。0 @% X* e2 F' u. ^# e$ G
[你叫什么名字?]
6 {) h" W; w/ L  O. ?因为满足而显得明亮的双眼因为天使一句话而黯淡起来,她只是咬着下唇摇了摇头,然后继续趴在地上,压抑着从胸口涌起的情愫。5 u5 S/ S- U! L9 R8 z
[这样吧,以后你叫乱菊,你的生日就是今天哦!你遇见我的今天。]9 c( J; H' h" m* I+ v- x

9 R+ o0 s* Y9 o4 E0 }, z……5 s8 e2 b8 P, c- L0 L

* A" A$ |; S  o汗湿的碎发贴在额前,烦躁的心情让脸上的笑容敛去几分,好看的双眉微蹙着。9 p% v$ w8 V3 A, K
窗外传来喧闹的蝉鸣,雨后的空气有种让皮肤有种黏糊的感觉,低气压让夏风停止了嬉闹,本来明亮的月亮也躲在了厚厚的云层背后。
1 ?6 g3 U4 n' Q5 I! u. R到处都是漆黑一片,只有桌子上的蜡烛忽明忽暗的闪着微弱的光,似乎过不了多久便会灯芯燃尽的熄灭。: y8 U; ?. Q4 ~
被惊醒的人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睡意,只是直挺挺的坐在床上,与四周的沉寂完全的融为一体,身体在黑暗中似乎逐渐消失。只有那头漂亮的银丝在微弱的烛光中反射出浅浅的淡黄色。
$ p7 k' W+ a3 L为什么会梦到以前,明明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 ^# p! Q  G8 c
并非疑问,似乎只是单纯的对这样莫名其妙的梦到往事而感到不满。( W1 b5 |, I% [
努了努嘴,修长的身子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窗前,抬头仰视着厚厚的云层。
1 g2 G4 o8 i3 M9 u) J3 d; [0 a[明明就是不怎么重要的事啊……]
3 k0 R. M9 E. Q2 x
8 y+ ~1 Y- N, m7 d( ]【不重要的,却被想起了。】, q5 Q8 i" e: ~1 R

5 {3 W5 q' a) ?1 o- l1 l[市丸队长,这些文件很重要,请您过目。]& n9 b5 s' |, F0 y; r; I5 v; |+ C
[啊咧啊咧~这些交给伊鹤就好了嘛。]7 U) ?' c! O* }& w
走在前面的人哼着愉悦的小曲,银丝随着回头的动作而在和煦的阳光下泛起一圈温暖的淡黄色,漂亮得让人眩目。俊脸上挂着万年如一的夸张笑容,却让跟前新来的三番队员升起一种想将其狠狠踩在脚下的欲..望。
' n6 V$ Y& O! s8 `- o9 e% u% U( r[市丸队长,吉良副队长一早被山本总队长召唤过去了。因为市丸队长你昨天……]) s/ o: v( \4 `- _0 O4 H+ f$ g6 j
[诶,难怪今天我没有看到伊鹤哦!山本队长也是的,怎么也先让伊鹤给我送来早饭嘛,害我到现在还没吃早饭呢。]! [! I. f& R9 i5 j" A# P% }( |& k
骨骼分明的手轻抚着两颊,像被恶婆婆欺负的小媳妇一般摆出委屈的样子,让新队员额上的青筋瞬间隐隐的浮现,却只能沉默的垂着头咬牙的说着。
- @* V6 p2 h3 F5 c9 g, f. b8 f6 ][市丸队长,请您亲自过目这些重要的文件。]
5 f. E- z7 n* n7 b特意加重了“亲自”这两个字的发音,虽然觉得自己此时的行为似乎有点不分轻重,却无法压抑满腹不满与愤怒。
) Y1 ~; s$ Y% O8 K6 @7 W' ], @2 n[哦——你就是那个一直跟着伊鹤屁股后面跑的新来的小队员。]7 c( ^) X6 L. W
并非疑问句,略略提高的语调让新人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只能无措的点了点头,又惊恐的拼命摇头,一双大眼紧紧的闭上,等待着市丸队长的下一句质问。7 N* V6 k& o0 B4 ?9 a
[……]3 O" Y4 e- S+ b6 S+ Z7 o
四周似乎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却只是低着头闭着眼,等待着市丸队长的发话。
/ r( |; J2 a5 g$ U8 v4 D虽然他觉得市丸队长如此欺压吉良副队长而感到不满,但怎么说市丸队长还是三番队长,而且温柔的吉良副队长一直都说副队长是队长的左右手,不能也不可以因为自家队长稍微懒惰一些就抱怨的。虽然市丸队长的懒惰也不是稍微的程度。
, B; S0 d9 o8 y/ a- V0 h" l在新来的小队员胡思乱想的时候,市丸队长似乎也陷入了沉思,两人间一直保持着沉默。/ d+ c5 n2 o& b8 p
不知过了多久,小队员觉得自己的抱着沉重的文件的双手开始有点哆嗦,双脚也有点麻痹得让他忍不住紧蹙着眉头,但他却不敢抬头继续追问,只能咬牙强忍着。
8 C: k7 {1 O  g. S[新来的,你怎么一个人傻乎乎的站在这里?]/ c2 ]( x' |, F
背后被人用力的拍了一下,被吓到的新人错愕的抬头望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三席与……被自己崇拜的吉良副队长,略带点稚气的脸一下子便涨得通红。* I; K4 @9 }, Z; g9 g
[我、我在跟市、市丸队长……]
/ y: G" [3 U% c4 }& a; I9 v此时才发现,原本站在自己几步之遥的市丸队长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敞大的过道里只有他一个孤零零的站着。; _* z! c. M1 Q# j9 b6 \
[市丸队长?]
- L$ m# N  M, d5 D2 R7 A3 P$ K8 z2 x好看的双眉习惯性的蹙起,碧蓝色的眼睛印着新人那张羞愤得涨红的脸,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 Z6 d5 m. `- l1 Q, [1 Z% O* h[市丸队长有时候玩心比较重,开玩笑也有时候不懂得拿捏尺度,请你不要生气。]2 Q- O- R2 p0 D6 j* v
伸手把沉重的文件从新人僵硬的手中抱了过来,微微下垂的嘴角微抿着,在擦肩离开的时候再次叹了口气。) k4 h* [) L; Z$ c9 ^  |
瘦削的背影透射在地板上,被拉得长长的影子随着走动的姿势而晃动,整齐的金发被风吹得有点凌乱,却丝毫不影响吉良离开的步伐。
, C% v$ r1 x' Z* N- V[新来的,你不应该让市丸队长知道你崇拜吉良副队长的哦!]
* J5 @; E& s' f% U三席无奈的拍了拍新人的头,别过脸不去看滚落的泪珠。' T8 j4 |0 H* u# u6 p/ D# q+ K1 `
7 g4 w% D- J) h4 H! z
【想要铲除多余的东西。】
" {; B, ~8 h" b6 c2 N
1 D7 Z6 d+ _& b) B  w2 J烛光从敞开的纸门斜斜的照在走廊上,与细白的月光融合在一起,一抹瘦削的人影在桌前努力的书写着,只是偶尔用手捏了捏有点酸痛的肩膀,然后又继续工作。# w6 a0 x6 x* I  S( `8 p4 v
[伊鹤,怎么还不休息。]+ Q7 f) f4 y4 X' X% R( G* ]
手中的笔被无声靠近的人拿走,顺势压在背上的重量让吉良有种舒心的感觉。" t7 s2 X- C( Y  }5 v: g
[队长,你今天欺负新人了。]
  ^! P! r+ `- |+ K似乎跟某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问话也从疑问句变成了陈述句,连语气也有几分相似。+ A7 E- r  l/ U) ^; ]; D
[啊咧啊咧,伊鹤你生气了。]( d/ k$ @( {* C' p4 J* z
一贯戏谑的语气让人猜不到市丸银此时的心情。
! t$ ^* h/ x; j) D/ B此时的队长真的像个孩子,不允许自己的所有物被别人窥视。! s3 I/ e, I- Z; l
微微下垂的嘴角此时扬起一个淡淡的笑容,稍微把身体往后靠去,精壮温暖的胸膛抵着自己的背,让堆积了一整天的疲累爆发了。5 M, E% ?$ k6 p: R6 z5 }3 w3 y
[伊鹤,你这是引诱我么?]' j" m+ O% c2 d$ Q
感觉到冰冷的指尖像羽毛一般在自己的脸颊上滑动,轻柔得几乎感觉不到的触感慢慢向下移动,在喉结上打着圈。
$ s# u; l9 I9 c. M2 {意味不明的呻吟了一声,却无力撑开沉重的眼睑,只能任由某人的手滑过锁骨,伸入了凌乱的衣服内。
4 w4 K9 n+ B9 W& D' C( i5 `[伊鹤,你是太相信我的人品了吧。]2 x' @7 v) `6 D4 |
报复似的在白皙的脖子上啃咬出一个深深的红点,然后稍稍挫败的敛去笑容,把已经熟睡的人横抱起来,不满的嘟哝着。& r6 @) Y2 S3 `3 A" c' t

& a* @& B: O4 V. v4 T* g! w  l【虽不是君子也不会做小人之事。】: @3 q; c4 n; e/ u8 J! P
% n: A9 C& _7 [# @  q
时间过得很快,有很多事情在人尚未作好准备之前就发生了。8 Y# _* y! r4 ^0 z5 v4 M) Y  E# o" s
例如,朽木露琪亚因为逾期未归而被抓了,然后因为私自将死神的力量传给凡人而被判死刑。. F" Y5 q7 X) [# h7 C! ?+ W
例如,旅祸闯入了尸魂界。3 \  ~- c, |0 B# Z
例如,市丸银刺伤了黑崎一护,同时又放走了他。
5 z! N% D( h( x/ P% t! r例如,阿散井恋次被黑崎一护打败,被朽木白哉下令囚禁起来。) o: v% L) e- i. X
例如,蓝染物右介被杀死了,尸体被钉在墙上。
+ E, y1 O9 }: w' @例如,吉良伊鹤与雏森桃对战,被日番谷冬狮郎下令囚禁起来。
4 W, v, ]+ R; J9 i% Z+ r) |" Y例如,雏森桃收到松本乱菊交给她的信后越..狱了。
9 u2 E# B: l. O* _例如,吉良伊鹤被市丸银救了出来。; p# D% F( a% E4 x3 e- E/ b
例如,更木剑八被黑崎一护打败。
* M# P$ q" z9 [( p# E% o2 n; n$ R例如,东仙要被更木剑八打败。
- k9 o+ h6 o2 E2 e  e例如,四十六室全体贤者被杀害。2 ~/ X8 ~- t/ y; E
例如,雏森桃被蓝染物右介刺杀。
" r4 [1 `8 R! ^例如,蓝染、东仙、市丸叛变。
  ~7 ]- m, g% Z/ c例如,三、五、九番的副队长接受了审判,最终裁定无罪。' C" N' L& A  ]' d& A9 I) z" ?
例如,山本总队长决定了冬季决战。
7 J8 V( S! L) c$ U( N# ^0 K' u8 z……
  `1 N3 u  g' \! q5 v
- O) l* F" n; }$ H0 X' i% _【措手不及是因为从来没有预想过事情的发展路线。】6 L/ _' T, c4 B8 [! o

( I! n8 g8 s! i9 k( _( U% V* @[银,在想什么?]
/ H8 U2 U+ d5 V) ^3 E* C栗子色的发丝整齐的向后梳起,露出饱满的额头,不怒而威的气势却似乎对一整天笑眯眯的市丸银作用不大。: n, |* @) o( U3 U5 U, [
[蓝染队长,我只是在想什么是生日。]
  _7 z5 ^& @! d7 X: s8 m& r' A8 X把玩着含羞草小小的叶子,不断的等合拢起来叶子舒展好又恶意的碰触,似乎怎么玩也不会厌倦。1 m" j7 v8 U$ ]3 I$ U# m7 u
[真正的强者是不需要这种不真实的东西。]' q4 f7 z4 Z' E+ u5 M4 p  Y  X0 S- F
[啊咧啊咧,不愧是蓝染队长呢~]9 r* Q: _/ P) z
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某人一副愉悦的表情扭头向蓝染笑了笑,脚却把那棵小小的含羞草连同花盆一起踩得破碎。& p  \$ G7 l! Y
( k' ]0 z. _' r& H4 H& V. W# p
【不需要不等于不存在,即使不存在也不代表不需要。】. W3 t0 z% _8 @  ?5 l- b0 _! z

5 r. F( q, v; i" d4 C[吉良,今天去喝酒?]
) @  Y5 B' I. C( E( ^( @! g[今天有事,我不去了。]1 ]0 V4 m( o! |7 g$ x: J
轻轻的退后一步,巧妙的避开了阿散井伸过来的手臂。
( U8 ^* K' m% D8 X# M1 I目送着一群人离开的背影,比几个月前更加消瘦的人才转身离开,瞬步来到三番队长寝室前面,身法轻盈的跳上屋顶,躺在屋顶上仰望着明亮的月亮。
1 D* }$ S+ L  g双手放在脑后,清凉的风吹乱了整齐的发丝,空气中似乎带着熟悉的味道。
3 z! ]4 l" y$ ?$ d6 p! `" t! J* a[欢迎回来,市丸队长。]
' H/ b5 p) M! n" V8 I轻微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在身边响起,但他却没有睁开眼睛确认。
% d. c5 K7 D% r/ A[今天……是您的生日呢。]5 c# I4 k. [7 P
嘴角扬起浅浅的笑容,在月光下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c8 }  T  ?- V! r0 A
[不知道您需要什么,也不确定您会回来,所以我没有准备到礼物呢。队长您不会生气吧。]/ F# m8 {5 }1 o4 }
感觉到月光被一道阴影挡住了,熟悉的味道越是浓烈。
8 L$ R5 c9 z& M7 w: O/ S9 n+ o[生日快乐!感谢您能诞生于这个世界,所以才让我能够与您相遇。]- _- Y1 U/ w0 U* [: Z5 ?& _/ f7 C
柔软的触感停留在唇上,比任何的侵略更让人印象深刻。# C" s- E) ~" a7 _* c: _4 M; K

/ t  B3 @. a) }4 n# m【其实我是为了与你相遇才降临这个世界的。】
) `' I4 d! F5 T0 x' Q; ?
9 s6 e: o) N$ q6 Z7 G[要能对你说一声抱歉,那就好了。]1 _- d$ b# G, @( \; V
无力的闭上眼,脑海浮现的却是另外一张脸。
/ y* Y2 d& N2 ?2 q. k+ G% Y6 O  X[银——]
( _+ L' Z- |* U7 u[市丸队长——]2 @6 }# l, w; _' H' m& G: C
意识开始模糊,现实的声音似乎逐渐远离,记忆里的声音却逐渐清晰起来。
# I& ?/ B# P( E+ P" d( d8 G[市丸队长,这是?]
! R8 q3 G4 d& k% Y[这是送给伊鹤的生日礼物哦。]
/ ]- l: ^- R8 b9 y+ w面前的人捧着一包柿子干,嘴角似乎有点微微抽动。
9 t" L, [+ Y, [- t. r[生日礼物吗?]
# p* r" p4 X( r. y似乎能听到低垂的金色脑袋发出一声轻得几乎听不到的叹息,唇边的笑容稍微的僵住了。
% X3 {+ R) l# K* u/ R/ q! M  \[市丸队长,谢谢您!]
# ?5 G1 u: D1 x2 B8 A' Y& D! E8 v懊恼的想把挑起低垂的脑袋,后者却似乎有心灵感应的抬起头,向自己绽放出一个浅浅的、淡淡的笑容。虽然与印象中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不同,却能安抚他烦躁的心情。
" Q% o! m9 ]7 s3 _7 E: B' b[那……以后的文件就拜托伊鹤咯。]- ~8 v+ a, R/ d$ v: U! \
故作轻松的别开脸,眼角却不时飘向一面幸福浅笑的人。- u) v  _  J# g5 f3 J, W3 p
[我会好好珍惜队长送的礼物的。]
, z  h4 }8 K8 k1 {只是说了一句平凡得有点敷衍意味的话,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愉悦。
9 o+ G6 q9 K& y# J8 M, n) \% R# Q* T$ g4 t, r  E1 d  f$ Q
【忘了跟你说:生日快乐!】
4 L: w9 }+ W3 @& @+ q. z, l( I7 n
# G3 @2 e! q! j+ X  @7 ~  P  Y[银,你是个大笨蛋!]
4 k8 h5 g& w3 }/ A# l透明的液体洒落,被风吹散了,香醇的味道溢满在空气中。
6 J/ ?- C* U. h4 w$ L  |[乱菊,这个是吉良啊。]  D* n% ~* J# o& w* J( P
忍不住想要扶额的桧佐木把醉醺醺的乱菊拉过几步,让她好面对着市丸银不会再骂错人。( T1 o7 B5 {9 Z' M, W
[有差别吗?吉良也是个大笨蛋!他们俩个都是大笨蛋!呜呜……]
$ \& s( M9 e8 D5 j0 E4 u. ^0 M2 h坚强的御姐也有哭泣的时候,苦命的仆人只能笨拙的安慰着御姐,期间还被某人不耐烦的打了几拳出气。& R! G/ J+ n- R) c7 U5 h
[队长,乱菊小姐说你是大笨蛋。]
' \) s4 q+ v4 g! z) K! u[伊鹤,乱菊说你也是啊。]+ l' q; h5 m* V6 W* U# C2 u
[那是被你传染的,哼哼。]
3 h. J- y8 o1 ]; X. R5 }% o[伊鹤也会反抗了,看我怎么收拾你。]9 C8 T6 F3 T6 t- V
[啊啊——不要啊!救命啊!乱菊小姐、桧佐……唔——]) J2 p; {+ b! I4 t2 h
微微震动的空气,两抹透明的人影似乎在做着某件事。5 |: }, D0 D. x5 D/ [

: I4 l( I! _) ]- c5 J& i【其实我有个小秘密:每年的生日愿望其实只有一个——永远在一起!】
' N# \! R: l8 v8 x. N9 v: f, e* K: p2 [- ?, q4 M3 n
.F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死神中文网 ( 05028054号  

GMT+8, 2018-1-22 02:06 , Processed in 0.04127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