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死神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753|回复: 0

[其他] 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kaka被“调戏”了~~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7-22 22: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情景,不久后肯定会有人因此找上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门来。
) e3 Q& F  L+ p+ g  T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 S3 R, c, u8 v9 D$ \

/ ^. H1 O* G  H5 |9 v& Q$ k9 d; v2 G若是在空中飞行则可能会暴露自己,还是老老实实走山路保险一点。
" D! {/ H6 F3 ?! Y- g
5 b. a. ~0 G* o) u% I任你神识再强,要从这么广阔的山脉找到几个人,那简直是大海捞针!
* m- d9 V* s1 e6 t  _+ Z
& }* E+ i5 w9 c% B! v7 T" Q上山途中,见一布衣童子背着翠竹篓,手拿一紫铜铲,哼着小曲顺着碎石道走下。童子见到马哈几人也不惊怪,自顾自的绕过五人,下山去了。2 {1 H- B% S+ w) `, Y7 x8 L( q! ]
4 w! u& T2 L/ i
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马哈见后善意一笑,也不出言问他,继续登山。行至云深处,湿气颇重,雾气袅袅,隐约可见山间有一道观。# l4 t+ z- E9 J" s: {
. B/ S# `# Z4 ]" s
翠竹成林,将道观围了起来。忽地一阵强风刮过,翠竹被压得弯下了腰,但不一会后便以更强大的劲力弹了回来,恢复了原状。
3 Y& ?2 D6 U0 C& Y/ U1 i
9 C. A" X7 i0 L7 g4 O/ J5 @竹本无心,风过不屈,雨过不浊。
; ?0 n' W! I) G9 o; E  C9 N7 M* Z, w& e5 c# `* g
马哈隐有所悟,精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神海的阴阳鱼图之上,那棵至今仍未有多少动作的灵竹突然弯下了腰,以细长的叶片轻点了图的阴面。" x/ `# L- X% C2 H

! F2 Q, R% {4 V& x* h( ?无数黑色的水滴顺着叶片进入它的顶端。而它立足的阳极,则有纯白之水顺势向上爬升!+ ?! w0 P- a0 b% m& i1 v
4 j  Y- ~) N+ d, q
黑白之力交融,灵竹猛地弹了回来。而它身上的黑白之色则完全褪去,剩下的依旧是先前的青翠之色。6 f9 A& o3 z$ q0 Y$ c
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
+ I4 Y( O- \+ q它看似没有变化,但马哈已然有了改变!$ S4 l+ ]& F9 v! e$ C3 z
, N5 K7 ?0 ~- P1 C
本能地将一个练习过无数遍的手诀掐出,神识凝聚,轻喝一声:“风起!”
" _7 i' _& w9 ~4 y. h" k( d: o( n- g2 h7 C) f2 J# I# t& z9 o" U
无形之风,飘忽不定,轻抚满林翠竹,没有任何异常之态。这已不是人为之风,而是自然之风,天地之风!2 k7 i5 e) h# Y8 N% {

, Z- G5 |: `: {( o( b$ u“清风徐来,稀客稀客!道友请进屋一谈。”一个头戴鹤羽之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冠,身着杏黄道袍的浓眉修士突然在道观之前显出了身影,右手握拳,左手成掌,对马哈作了个揖。
( N! J3 V! ~$ S" P9 B+ \" b7 }* d4 J7 o0 n
“神识竟探察不到他,就像空气一般……他是古修!”马哈强压下心中的震惊,答道:“道友多礼了。”
, \  K/ j; Y# Q1 q0 W
! L: X/ h8 Z5 L) V( D, L说罢马哈立即朝道观走了过去,海梦洁等人却没有动。) I# k, I6 Q- m9 u% T

1 d) T5 b3 r. l) g" ?“怎么了?不跟上来?”马哈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见状疑惑地问道。5 f7 e' z" T/ I' V1 [" A

. z/ |# R& m: }# `“姐说那修士喊的是你,我们不能过去!”海凌薇略有不满地说道。7 n) c0 `! G4 v) \9 {  W
1 Y$ G% m: b% T' I- L
“呵呵,跟我来吧,没事的。”马哈听后嘴挂笑意,勾勾手示意她们跟上。
; k4 [& }( u) I$ G6 S- x
' |- @. {$ U. ?0 w# z4 }4 |“来者是客,诸位道友请。”那浓眉修士也是和善地笑道。+ \5 v  H! e) F
6 O# p4 X5 ?$ p" d+ e
海凌薇听后立即迈开大步,朝道观大摇大摆地走去。* B! a5 a% F) Q6 Q; p' T

7 |% S8 n/ D; j, H4 |0 y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 d$ u4 y( u1 G, @7 |+ b% k
马哈和海梦洁相视一笑,她洁白的脸上不经意间飘起了两片红霞。+ x3 T* k: y6 e

" {4 g8 Y* ^/ B* _! @! w& _在浓眉修士的引领下,马哈踏上了只有九阶的木梯。
. c2 @9 M5 d; {/ u9 c+ r5 g9 {
& ^: n: N9 q9 ^3 V! v6 d* c道观清简,除却两间卧房,便只余下一个大厅。大厅中立着一尊栩栩如生的人物雕像,像下是三个散发出不弱灵气的旧蒲团。
- A1 W; n; Y9 d) [+ M1 P7 u, P6 _0 L; g0 o1 G
“招待不周,只有几杯浊酒,道友请。”浓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眉修士从袖中拿出一个古朴的铜壶,几个玉杯,随意一推,所有的东西都稳稳立于空中!8 _2 S8 }* r, s- w1 s+ M% w

3 z; o# q* V! N" k2 |然后只见那铜壶似是被一只无形之手抓起,清澈的酒水分别斟满了六个玉杯。; r0 l; ?; O3 j% j7 R

/ F$ j/ c4 c* ^' g  K# |  ]马哈和浓眉修士同时抓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 P5 ?0 u% r! T( z2 J) U8 ]5 j1 ^' s$ ~9 G) N' Z0 t1 J
“好酒!”马哈不禁赞道,这哪是什么浊酒,分明是用各种灵草炼成的于人无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害而有益的上品好酒。# W7 Z+ E: K; W" E  |0 K

7 v0 m- H7 N2 f. ?. [6 \1 t& O: M海凌薇学着马哈一口喝光,满脸的回味之情。悠悠转醒后对刚才没来得及好好品尝感到后悔不已。( p2 p& A# O6 _3 C0 `
$ Q3 }9 g8 a/ Z  r0 B! U
其余三人小口浅尝,倒真别有一番滋味。" T- u5 l8 z' Y

# K$ _" Z" N# x* u9 [( l“多少年了?像道友这样的修士了已经很难见到了。”浓眉修士手托玉杯对马哈说道,而后他抬头看向西方,似乎那边有他所挂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念的事物。
( g$ C9 o' Q1 M& a
9 f3 D5 y6 i1 Q" b7 t0 I: u“他们将百年浩劫前的修士统称为古修。”马哈眺望天际答道。! j4 B& d7 w8 }: Q
( o  V  _) [: }- j! D
“山中无岁月,百年也不算长了。无论古与今,都将要过去……”浓眉修士颇有感慨地说道。
4 @) _7 _, R% }* u; K+ w% I
6 d, S, t# [+ h4 Y) K“道友可知百年前的浩劫是如何一回事?”马哈语气放缓了问道。9 `; _' T  z7 |  U

7 D" }8 T. T9 b2 x“不太明了,我当时正在闭关。待六十年前才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出关,一出来才发现什么都变了!”他轻叹一声,“不修道行,却有远超凡人的力量。修士们一个邪念,便会葬送无数生灵!而这些作为最终又会使整个修真界陷入危机……”
6 Y; C1 B. ~4 M' ^8 l0 F+ i, u* ]. i$ M+ J
“以道友的实力难道不可改变这些?”马哈疑惑地问道,在他看来眼前这位古修远超他见过的所有修士。& _* g; ?# i8 N; H+ a7 [, f
& A, \$ e5 f2 ^, y+ }
“我何尝没有试过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但当时四境倾其之全力灭杀残余古修,当时在我之上的几位前辈都不幸遇难。忍辱偷生,我本不屑!但前辈的嘱咐我不得不从,为了修真界,我必须等到合适时机。”浓眉修士说完后手执铜壶斟满了玉杯,猛地朝嘴里一灌,酒水都洒了出来。8 c. b: u5 o9 x4 ?
" q3 \$ D) M! ^$ j6 V
“现在这卷经书应该传遍了天下了,你看看时机到了没?”马哈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沉吟了一会,将那本泛黄书籍拿了出来。" O8 U* a& \, s1 L, o. c6 ~
+ S& y( }9 B2 f; k1 ^7 z( g
“这是……”他将玉杯放在了空中,接下了马哈递去的书,翻看起来。
  T2 A$ v. s! V  ~0 d$ R! ?' d9 f) m7 i( Q* `) m
“这!这居然是八派的镇派仙卷,你当真把它传遍了天下?”浓眉修士急切地问道。4 s& a6 I' T  G) O; N6 L

8 H$ i  L) j' H. F- @& {+ x0 @马哈点头答道:“我将其刻于玉简之上,抛散在四境仙会上。”
: i( Y. F# I+ x- T; U6 G/ Z- K  s/ P
“八派的那位……唉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浓眉修士翻到最后一页,读完那段话后长叹一声。# _6 L5 x0 J/ Y/ _
- P7 h$ F4 ^" ^7 E$ R
“你做得好!”他将书籍还给了马哈,“时机差不多成熟了,我必须立即身。不知道那几位道友是否安在……”
  A( f  ^: O* H7 Y2 e7 i4 I) R8 T; q4 ]
浓眉修士看见马哈疑惑地眼神,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说多了。当下对马哈道:“我的徒儿下山采药去了,等他回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来请道友告诉他说他的师傅有事要出去一趟,叫他自己照顾好自己。这是我留给他的话。请道友务必帮忙!”
8 l+ p5 y8 e$ A2 g0 Q5 k6 _2 K9 \2 m
: ~" W; \- v6 `# C“这……好吧。”马哈接下了那枚玉简,然后便看见浓眉修士化为一道黄光钻进了土里,再没了踪影。
( z% `  g7 c  v- {# U$ A5 `, U' c3 a
待到下午,将玉简交给了采药归来的童子后,马哈等人便朝着山的另一面进发。
6 a) R6 |. n9 {2 P) Z9 T. f( Q* r3 T  S: R
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 w6 N+ ?  Y% T$ M5 y; {$ u
夕阳洒出柔和的红光,照亮了前方的路。
- p* v6 d; H: ]- K' }- a8 ^  p$ o" K6 R* f
第一百零一章 秘闻
8 ?# O! Z: w+ d3 O: f5 B% K
& j, k4 V/ s& M# c传说中龙可呼风唤雨,翻海起浪,是仙界的神兽。
9 i# [( ~. l7 @* ?$ |# q1 V3 ?" U( t/ ~
俗世之人皆云世间有龙,修行之人亦是如此,但若要说有谁见过真正的龙,那天下之大,也只有屈指可数的三个人。) }5 }' `5 E5 w. f  k0 k4 x. X$ P

, {9 `9 _( _6 E) f+ T而这三人中,只有一人还活着,其余两人听说已葬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身龙腹。$ e6 C7 B6 }2 ]" Y* n1 k/ S1 ^9 I

& w, c/ h" l" i" G. R- N那人居住之地,正是东方四境之一“捆龙崖”。说到这东方之境,它百年前并不是现在这个名字,而是被当时的人称为“青龙域”。, j& B1 `' ]4 a6 j' B) o

4 A, p7 W* H9 e: h一位打扮平常的渔夫将渔网从河里拉了上来,数条足有手臂粗细的白鱼在网中挣扎着想要逃脱,四溅的水花飘到了马哈身上。" Z+ L8 _) M' X
5 X9 W- Z% h0 k4 f" D8 r
老者不急不缓地将网中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十分滑溜的鱼抓出,放进了一个装满了水的木桶里,嘴中仍旧不停地讲着有关“青龙域”的故事。
- Y0 @. k6 [  C( y1 N) r8 Z
9 H/ b3 a1 e0 h1 ]* M4 ^: D马哈仔细地听着,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 b2 {- \4 X# j+ R% V9 H' m. F0 v5 a
原来“捆龙崖”这个名字来源于一个神话故事,说是司掌人间雨水的青龙因其女在人间失踪,盛怒之下引风招雨,造成无数黎民死伤,良田美地被毁。8 L8 U* U0 L) B$ a* V$ C' Z+ D6 k

6 r; d$ B3 E7 l" x- A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不久后一位手持拂尘的白胡子神仙下凡将其点化,让其以龙身缠绕东方第一山“龙首山”两千年作为惩罚。$ q) Z# |! R: W3 J7 P1 R
) D) l$ r8 f! A+ f( e( N  V4 R/ ]# q
自此之后,风调雨顺,连年丰收,百姓安居乐业。而那“龙首山”之上,则突然多出了一处万丈悬崖,百姓以其颇像龙张开的嘴巴且多乱石奇松称之为“石龙口”。* t6 n% w( c( r. V- v
# Z4 J$ ~" f' M" Z- F& C4 R! B. Y; J
“老伯多谢了!”马哈躬腰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作了个揖。; [$ r% x/ l# N+ J$ o

( d* F5 p8 T' T2 L6 o% y$ }“不客气,现在有耐心听我讲完这些故事的年轻人不多了。哎哟,天都黑了啊!我得赶紧回去,老婆子还等着我做饭呢。”提起了水桶,渔夫小跑着离开了岸边。
" z" s1 s; N3 t7 `8 q! M9 T9 W$ f  G1 G. \
老伯虽然只是凡人,但见识却很广,是村里公认的万事通,有什么不懂都去找他。
) A6 @7 o; m  o' L* X
( s. U9 V$ I! R离仙会所在地越远,修真之士则越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发的稀少,一路所见到的近乎可以说都是凡人了。
9 C: X) n! z8 j* S4 E) Y5 V; z* W
" i- p1 {8 u4 t# B; x2 F0 o夜黑风高,马哈独自一人步行回到了村子里,路上也没遇见被老伯说得神乎其神的鬼魅精怪。
. R7 `8 l! K% n* t9 S) w( l! ]* f) K! z! O- `3 h1 X
村里人人遵守祖宗传下的戒律,家家户户大门敞开,从未有过偷盗事件。邻里之间常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关系极其不错。
/ i. D0 }1 `) Z# K+ L
2 q7 ~' e% h5 A, W' G走进了一座冒出袅袅炊烟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的土屋,海梦洁首先迎了出来。7 ^% V8 }/ o5 C. U2 o8 j0 q$ [

# J; x4 M) ~! ^% ~$ ~* [“老伯说是要给我们做一道特制的鱼汤呢!”她颇显开心地说。
6 x5 M  g4 e5 g
& B! j% Z5 g. W) K/ W“呵呵,打扰他老人家了。你们消息打探得怎么样了?”马哈问道。
; z1 c  A" {4 u" {2 Y- d  M
; `+ K9 r7 @! ^/ h# t9 z5 A“有是有,但多是一些奇闻趣事,关于‘捆龙涯’的消息很少。”海梦洁脸色稍沉,带着一种不确定的语气说道。9 ?" N% _/ B# B& U3 o% W- g7 R/ i, P
$ y$ r  U0 D; c7 ?' T9 s8 O2 u
马农行西安分行钟楼营业部哈面带微笑说:“没关系的,我已经从老伯那问到了许多有关的事情。”
& Z1 s, e% \0 E+ j7 ~# t( H
7 @% C  h% k, ]( ]) F“我担心的是村口二丫说的事。”海梦洁眉头稍皱,“她说每年的月圆之时,村中都会莫名丢失一只鸡。”
$ e3 r9 C3 e+ x/ h7 z$ M( V
5 ?9 J1 v! M# J, |) T( Z6 y“可能是被狼叼去了!”马哈脱口而出。
0 d& ~$ {- c1 @' O; x  W& k) \% a- A, I
“不是这么简单,那只鸡丢失的地方不见任何血迹。而更为奇怪的是:第二个月圆之日的前一天,先前消失的那只鸡则会于天亮前自动从村口跑回原先丢失的地方。”海梦洁言语中充满了疑惑。/ G) Y4 d6 m% z
3 Q6 I, m2 M5 Q% e
“鸡自己跑回来,我没有听错吧?怎么可能!”马哈感觉这件事比老伯说的那些事还要玄乎。
& b4 a" @3 k; U" [5 \  \1 s' j$ `/ V: f' c+ L  T
“可听二丫的口气不像是假的。”海梦洁断然说道。
. k* F# P; u# P* L' T2 n1 [9 }$ J8 W  V
“当然不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死神中文网 ( 05028054号  

GMT+8, 2018-1-23 06:15 , Processed in 0.03055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