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死神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JYC

[原创连载] 死神番外 第一篇 欲静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7-22 22:47:15 | 显示全部楼层
19254975死神群,有爱的进~
 楼主| 发表于 2011-7-24 15: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章【五】
/ I2 f6 W: K: r9 q& i4 e3 i& ?% @& G
现世。" Y. _/ _. z$ h, G& B, i

  l$ c5 J$ b$ `# `9 P' F8 P! |是夜。" g) ~& W0 K. k3 x
“还是找不到?”
, S, q9 D9 p' c6 t“是啊,一护失踪,浦原店长失踪,如果葛力姆乔再失踪我们该怎么办啊。”
% {7 {. M. L* r3 [1 V“织姬,别担心,一定能找到的。”. @9 T" [, u/ y
乌尔奇奥拉紧紧的抱着织姬。只有触碰到她温热的体温才能安心一些。最近离奇的事情发生太多,今后所有事情都将无法预料。很担心,怕哪一天见不到织姬。手,不自觉的轻抚着她温热的唇,低头嗅着她发丝特有的芳香。" E2 ^* l- f, z# P$ A' Y
双臂也环住乌尔奇奥拉,她知道,他有心事的时候都会这样,轻抚自己的唇,用手抚摸出嘴唇的轮廓。
% \# d/ t" E4 i9 V/ w“乌尔奇奥拉,别担心。就算是短暂的分开,我们的心还是在一起。”
6 |0 s. {5 k& d# ~0 h6 \% `轻吻他的手指。抬头,轻抚他的眼眶。
9 i, Y$ Y3 y; f“你的心,在我这里。”
/ B2 ]" k0 o* ?( w0 p% K指了指自己胸前偏左的位置,把乌尔奇奥拉的手放在有心跳的地方。3 b# P& S4 l3 d$ s' G+ A8 o3 y0 G
“这里,住了你的心。”
: I9 x0 Z. b* A; t4 ?; ~心跳,触到心跳时,他笑了,那种直达眼底的笑,发自内心的笑。& k3 |. X2 M; G. T
这是乌尔奇奥拉从记忆开始唯一的一次,这样的笑容。
5 g% I1 s0 r! A7 c$ I# n低头,满眼宠溺的看着织姬仲怔的表情,在她脸上一揪。
- V% K4 n* _/ R5 Q: K“你又胖了,织姬。”
+ @/ j) U. H2 t- ^话落,织姬才如梦初醒般。
/ Q4 ]: |' Q3 _- |' }# @“嗯?什么?”
  J2 K' B+ B4 E“哈,没什么。你刚刚看我都看得入神了,我抱着你,你都这么想我,要怎么样才能不想我呢。”, l5 b1 J9 Q+ ?! Q
乌尔奇奥拉说罢,看见织姬红晕的两颊,轻笑一声,又紧紧的抱住织姬。
! ~2 Q- y0 a- F“织姬,吻我好不好。”
+ S7 M8 C( `$ m  c6 ^2 w  K在她耳边低声道。7 Y* F/ I- {0 `7 x# v5 ^
只一遍,充满蛊惑,像着了魔一般,乌尔奇奥拉的声音充斥在整个耳朵里。
! o( n# {. s: C# v8 x: s: R& R- o. b吻他,缠绵柔软,淡淡的薄荷味道充斥在唇齿间。心跳的越来越快,两人都面红耳赤,轻喘不已。2 |9 v& k: G: a) }( q7 w
对视,情愫围绕,暖暖的春风一圈圈掠在发丝间。心跳渐渐慢下来,两人都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j. d5 n$ n5 N9 ?7 o- l1 z  ?5 @……
2 b+ V# X. [, @% ~) l“咳咳。”& ?6 c0 b- D. a/ r0 ^
银和乱菊走过来。& V+ r  C0 x1 _! x6 O) ~
“我们都看见咯,哈哈哈。”
0 m! {0 z8 v3 r8 M$ @+ G8 n松本贼兮兮的走到织姬旁边,把织姬‘拖’到自己旁边。4 }) ~1 Y4 {- k5 @$ Z  Z9 z
“乱菊姐,有什么消息了吗?”, v+ `  {/ S/ n* L% F
乱菊蹙眉。7 M! Y. I& r' t0 z, Y7 K: ~5 U
“还是没有,不过尸魂界已经在秘密调查了,放心吧,应该不会有事。”
; H+ _' k  e$ [- K9 n/ w3 H“嗯,如果一护回来没见到葛力姆乔一定会很伤心。”1 g' f; L+ F6 F! V/ w
垂眸,织姬叹息一声。
% t& B0 M9 B" [& K0 z2 m' O" q“乌尔奇奥拉,织姬。我们先进去吧。”
  j2 M6 V3 B' @# ]0 r* {“嗯。”' a1 R; T! ^6 s% A( E" ^6 w, K
见银这样说,一定是大家有事商议,乌尔奇奥拉和织姬没有多说。
# Q- m: D9 E$ U/ e; ^( n/ S9 G2 M
四人进内堂。5 d6 d$ S! p) O0 c
# W0 ^5 T0 n* a4 t: ?3 U: u0 \
“大家都在。”+ X$ G& P2 w+ t$ A
“嗯,坐下吧。”
# Y" }$ U' c) k$ a2 Q0 l- u8 v/ _白哉对四人说。
0 u- w( \9 _/ g+ V$ @% h“这次松本到现世来,一是来通知尸魂界的情况,二是来协助调查。尸魂界情况大家都知道了,但是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所以想和大家商量一下,我们该从何下手。”
1 d3 k7 ?( L- X) [5 x2 i4 g0 F冬狮郎叹口气,继续道。& g" Y1 [$ u  N- z& a
“现在……”7 ?+ p, F2 Z4 r: x
话还没说完。
8 |% V" ?. o$ M8 k+ w" f突然一股极强的灵压出现!3 R4 c# }2 q% z8 s1 M
众人神情防备,立刻将自己的灵压提升到最高。因为堂内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这股灵压绝对不善,甚至可以说是冲着堂内的人来的!& ~: z" c  G, c- D/ z. n, a
‘嗯哼,九,亏那大人还说什么是一群强人的话呢,现在看看也就这点能耐。哈哈哈哈……’
: g1 D, s7 K+ k6 Q7 e妖冶的尖细声音传来,狂妄的大笑,好像这些人只不过是她的玩物,她毫不在意!
9 e' x4 @7 z! S- O9 s! d  ?‘二十三,不可轻敌。’" Y  x2 H0 t0 |
声音虽然温柔,却给人种不可亵渎的感受。
+ F9 d  x; B3 P! N0 N, p未知的世界!
" D+ D- A4 G! I6 d3 U) K众人互相对视,进一步确定了心中的思量。
1 _  [( n+ i/ Z% a  j‘哎哟,挺聪明哦。看起来他们知道了啊,九。’
4 s" O4 s* c/ y9 x, v8 W( m二人现身,缓缓走进内堂。5 W7 A3 A# _# i# R" ^/ M6 v
女人挽着男人的手臂,妩媚妖孽。
. S& w9 _8 B) K3 l3 [男人一头黑亮的发,无风自动,二人对视一眼,看似含情脉脉,却也像在交换信息。0 @! d4 m5 M2 t
女人松开男人,微笑着对视一眼,没有多言,直接将本来已经到了恐怖的高度的灵压更加升高!$ F9 z3 o+ z8 `& Y; N7 Q3 g
男人则是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做好,就像是看着野蛮女友找玩具撒气一样,嘴角微笑,轻轻后仰,眼睛则是含着笑目不转睛的看着女人的背影,个中宠溺无一遮掩。
' Q) {/ `1 A1 t6 ?这让众人更加防备,感情本就不能在敌人面前轻易泄露,除非是根本不值一提的敌手。+ {* d$ Y& S; v5 V1 u% l
‘在想什么呢,我的猎物们。’
# @2 e- n& f, M6 a0 H3 I8 L- E女人手指一撩垂顺到前面的发丝,轻笑道。
( V) M1 D5 f& `2 y0 J‘是不是被吾等之美貌惊艳而动弹不得了,哈哈哈哈……’' z- ~& H" V# C6 E6 q
又一阵狂笑。
# w3 U0 X; L4 L6 `后面的男人嘴角也扯出一个笑容,只是眼神依然宠溺。7 d. w. r! W* R5 `/ h! ]
众人嘴角抽搐。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对弈时能在人数相差如此悬殊的时候还能谈笑风生,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已经抱着必死的心,第二种则是……她在藐视对手!
0 w( ?& c0 f6 L, h很显然,她是第二种!
5 v8 e8 ?+ M0 \, e  i* A7 E1 v但,有些事并不是绝对的。8 G: Z: C4 Z$ N3 B5 H9 _
有时候战斗并不需要更高的力量,同伴,彼此信任,能够将生命交给自己保护的同伴才是制胜的关键。: i1 ?' z" r% w. \
然,这两个人显然也是这样的伙伴。比起自己,有过之而不及。0 n# l: K+ o) V+ ]; p& g; ]4 _
女人的力量极其强悍,就算是众人拼尽全力联手将其压下阵来,到时候还有男人黄雀在后。
# y! a3 A% d9 F0 \% L0 g& ?# q一时间,堂内鸦雀无声。
5 |+ J. F. q* z6 Z6 l' V仿佛还缭绕着女人的尖细的笑声。
; |) t5 t& [5 K0 O' \) K女人神情不骄不躁,似乎等着众人出手。1 n' o$ T; r; N. L) j
但众人也明白,一旦出手便是生死存亡,谁也不能拿同伴的命来做赌注!0 X( a0 l- u% [. o/ Y' \' H
往往不出手的敌人,更加可怕。
/ c7 ~' X7 y; j* t现在,正是在诠释这句话。$ C0 u: e" S9 R9 F
‘猎物们,是想早点解脱,还是想让吾等陪你们玩玩再上路。’
& [* W" |$ s1 b8 M9 Y' P女人优雅的叉腰,仿佛她前面的不是敌人而是观众。2 H; v& A" @" L8 c) D& l, ?$ Y
乌尔奇奥拉一笑。
% `! T! Y4 d- g. U( p: u6 p9 s‘漂亮话但说无妨,但是美丽的小姐,你确定不是在自己扇自己嘴巴?’
8 u5 z# A, O4 j轻蔑看了看眼前昂着头对自己完全满意的女人,讥讽的说道。, X$ p. s( a: r, f( m5 o  N7 J
‘你混蛋,哼哼,看起来你们已经准备好上路了!’5 m. x- w& p; Y. R
瞬间,灵压又一次飙升!. ^5 n- O5 }0 H9 ?) `& x% Z
带着怒气的灵压,更加霸道。
3 V4 T4 r6 _. g: ^' M: T( q9 U‘嗡……’1 j( d9 l9 W1 P& ?, K9 m3 ?9 B
一阵怪声传到众人耳朵里!
) W' p1 ~, d' @  x3 W* l* v5 W  w不对,是耳鸣,被那女人的力量压迫的耳鸣声!( Y0 k0 R/ X) y) U3 e- K. I
何等强劲!
9 k5 ]! g3 @0 d8 e; Y) L: O1 Y' s9 X‘小子,你很有胆量,但是现在呢,还能再说一次刚才的话么,哈哈哈。’
) f. L" \1 c4 D# [看着众人诧异的表情,这不是灵压!
! s8 b% \% U: {. U: K. }0 H9 i“大家别慌!记住,保护好同伴,我们共存亡!”0 i* q6 q4 e( l; b6 i; P/ L. g8 E. x
没有让众人负面情绪扩散,石田大喊,他知道再这样等下去不利的只有自己一方。2 z+ I9 |6 I) [( q7 q: g& Y' |" T
冬狮郎移动到白哉面前,二人对视一眼。眸中冷光一闪,脚下迅速移动。
4 [- C, ]3 @9 L" w9 _$ |剩下的人也随着二人的进攻而发起攻击。
* d; p  i3 F4 F+ U  n" ^“茶渡!”石田大喊,茶渡立刻明白走到正东方向攻击女人侧面。+ P% u3 k  H( j7 m
织姬也快速走到茶渡和女人36°角的地方攻击女人背面。5 S% w, [+ V8 P' Z8 L' j
接着,恋次也和织姬做了一样的攻击在女人正偏左的位置。
! x( Q* ~* }$ U9 ^% X7 t: L$ ?) H( \松本也明白了在女人正面攻击。0 L- ]+ w3 G% ?$ p; k
雨龙将弓瞄准了女人,全力射出!
9 _: z3 D+ Z/ ^5 p0 z; n$ m+ [8 H' `但却没有射中女人。; {; V. R5 e2 n1 Z% }+ W
‘哼。’2 F& q, _8 W, u
看见雨龙从身后射到的弓箭连伤都没伤到自己,女人白了白眼朝众人冷哼一声。然,片刻之后所有人都退到一个似乎是安全距离的地方。
4 w2 W% {* X1 R5 q8 p‘啊……!’
# Y* s3 B9 G$ F' u) c! o1 e一声尖叫,女人四周立刻出现了无数墨黑色的烟雾,女人大骇,这是天然有毒灵子!数量极为稀少,但却毒性霸道,一旦吸入肺中,必死无疑!
. b# L- D, r5 s" p& X" ?. P‘嘭……’堂外,一阵巨响,众人一惊,银呢!
) a) V5 x8 }- C刚刚所有人都在注意着现在的敌人,却忘记了一同来的还有一个男人。
# w  _8 X$ M2 N实力手段均不了解的一个人。
7 ?2 `: y0 ~+ q  q* e% q“银。”' b' }- L* j( F; C& O  n
乱菊先冲出去,一个踉跄差点摔到。
6 T! u% b, u! M- }7 U3 k$ K) [4 ?半空中的银好像根本没听见一样,手里丝毫不敢怠慢。2 p+ ?4 Z2 A' n4 o/ _6 Z2 i
男人没有武器,但掌风如剑,剑剑致命。- f1 }  B2 j6 G3 u* f- z4 Y5 N
银心里很清楚,对付这样的人,根本防不胜防,只有抓住要害一击命中。+ [) Y0 K0 G) @8 \0 }6 b2 g
如果没抓住那唯一的机会,死的,只有自己!
1 j- \. P4 @' ~, y* y: E% b3 d" V* M' F; g; @' z3 `9 E, E
二人虽然看起来势均力敌,但乱菊在地面看得明明白白,银一直在阻挡那男人的攻击!她了解银的一切,银身上的凝重是从未有过的,她知道,他在寻找一个机会,那个唯一能活着的机会。3 k. g: A, [; H% F. J
银的斩魄刀一直都没有始解,众人不知道是因为来不及始解,还是另有思量。. Y/ ~2 z6 |" Q5 W7 c; {  q
两个力量强悍的人交手,一击定胜负,看来二人都在等。% r6 n. v+ |9 S0 v) n5 Z. m
‘呯’,刀剑相撞的声音!
3 y5 \) A) ^- K众人惊讶地齐齐向空中的二人看去,只见男人手拿短剑,阻挡银的攻击。% B8 O/ H9 H0 N! z4 c  }4 i  V
怎么回事?2 d8 P- E) l7 i5 C1 ?
乌尔奇奥拉看向冬狮郎。
' G9 e! l% L0 g& F' ?冬狮郎摇头示意乌尔奇奥拉自己也没注意看。
2 j) |1 c: }3 r( N5 L  D只听男人霸气的出声。
- _5 `8 K/ u* a+ h‘小子有两下子啊,吾之兵器已经几千年没出手了,没想到今天会让一个毛头小子逼得我拿出兵器。’; m/ h5 g8 p2 @
语罢,手肘快速击向银的面门,未等所有人反应过来便丢下正欲攻击的银,冲向内堂。
# V) [% }& Q0 H  n: O/ ?, x‘坚持住,二十三。’
5 P+ ^# ]' W6 o) d男人心道。
# T2 r: N- B/ e' B! {* F站毕,嘴中轻念咒语‘四散的尘,尽落吧。’,手一挥所有乌黑的灵子便像灌了铅一样,重重的摔到地面上。' S0 w8 B# ]& k; O- i. {: I
8 ~/ G" U2 i4 Q- P2 n
“二十三!”
  k8 [  z. ]$ b) Y- G8 Q1 k2 r! f* W& s男人大喊道。# Y+ Z& Z; L' F/ v
接住倒下女人,轻抚她的脸,在额头上轻轻一吻。3 Z) z. x  J; A) E! p$ X
“为了在一起而战,却失去了你。这种事,怎么会。”
) o( M) Z9 ^+ d6 s8 \听到男人的声音,女人缓缓睁了眼眸,眼睛露出缝隙。嘴角扬起美丽的弧度,手抬起,放在男人下巴上,手指轻轻摩擦。1 d& K% l  Y" W* x& r
“九,我走之后,你一个人不要冷啊。”
; w, m+ h. C1 J“你要去哪,哪都不许去!不是要跟着我走到天涯海角吗,我们要游遍世界啊,就这样牵着手,一直走,一直……”* I  L# n. `  Y, B
男人哽噎了,雾气朦胧了双眼,紧紧的握着女人的手。. C8 |; c% L% q: Z$ A5 g# m
一只手拍了下男人的肩膀。- @. h! a) S( y, c% u
“把她放下,我可以救她。”6 y/ c9 J- y0 D, F$ G8 E- H
石田话未落,便看到男人复杂的眼神,怀疑,愤怒还是惊讶。
* \' L& O3 j# ^0 Z2 M最终男人是将女人放下,背着手一言不发的看着石田。* _3 _# }$ A# }  G- w
“不信的话就算了,我也不想救一个刚刚还想杀了我的人。”
0 P. B# ]0 K' f) f石田转身就走。
5 ~4 d" ^: z9 @8 H' v/ j“先救她,你先救她。”
9 Z7 F7 W8 U: `. J. R男人抓住石田衣袖,语声颤抖。0 J2 g7 \* t2 i5 m" u" H6 R
不动声色的扬起嘴角,片刻便恢复神情。0 D+ `8 n6 B1 h. v5 f
手中拿出一根银针,银针四周发出微蓝色的光,隐隐约约。
: f' f- ^# c+ ~! ^) ^) t8 l“这是?”: b! p% m( F3 E- h6 z+ B, {* O" X6 N
“这就是救她性命的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11-7-24 15:24: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完】) d3 I$ P' j: M) M  h
8 [( {2 }: B) F+ A  m; W, g( h
& A$ p" W4 G% G
明天更第六章,fu女fu男们,期待第六章啊~~
 楼主| 发表于 2011-7-24 16: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查岗,无人= =、话说没人看的话俺就不更了- -
 楼主| 发表于 2011-7-26 14: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YC 于 2011-8-1 22:17 编辑
; H" g  z- V: ~' I
- @5 h# h* c$ b9 M( F' L章在下面啦,sorrysorrysorrysorry……
 楼主| 发表于 2011-8-1 22: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和亲们说声对不起,因为第六章有太多地方被和谐,所以做出了一些改动。
" @0 Z" Y. M, i/ D: n* u- S请忽略前一章,下面是修改后重新发的第六章和第七章前半章。
 楼主| 发表于 2011-8-1 22: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章【六】
1 A( b0 {& e7 D. w; O: e
; h* Y, ^. m) Z# f. j  U男人看着石田用泛蓝的针在女人的喉咙上越扎越深,而泛蓝的针渐渐变成了乌黑的颜色。
- P& a3 A" B- k1 Y8 c众人互相看了一眼,眼角都带着轻笑,他们当然懂石田这样做是为什么。
) h2 B' b( P! Y+ C9 i片刻后。
* Y  X% _5 Z( j/ m“这样就好了?”2 B: x4 [- s( Q1 _/ c
“嗯,毒都被吸出来了。接下来七天,每天从指尖放出毒血,不出意外,最后一天的血应该是鲜红色,她的身体也恢复正常。”8 `  M) M% d$ M% a5 z
没有等男人回应,石田转身就走。6 s* u% a" M0 Y
“以后,叫我九,这是我夫人二十三。”
8 L% v5 {  `% C6 R“石田雨龙。”
/ j& ~# C5 F* g% U  x* {, o“多谢石田君搭救夫人之恩。”
( L& q' @* o2 u$ J+ B+ _+ R0 P0 r9 a. B8 C男人真诚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石田。5 P1 k) C2 O# f. p( ?
石田未语,径直走了出去,因为他知道,欲速则不达。- k0 z1 O" y, t. P2 j: Q- s
……
, e( T, w1 S# y+ |  k6 d$ h4 w9 k; H尸魂界静灵庭。
2 \9 j& c+ r/ h. D十三番队对舍。& A% W- a) Q3 Y2 p2 ^
“十四郎。”
5 }% F4 c  G6 G9 {蓝染轻手轻脚的走进浮竹的办公室。
  J. P+ C2 a! Z6 ]“惣佑介!你怎么来了。”* W6 J/ \+ t) e' ~  b
浮竹眼中带怒瞥了一眼蓝染,但还是走过去拉着蓝染的手走进来。9 v" {5 T4 @8 h0 d6 M6 k( ^) a" Z1 a
微风吹着浮竹轻柔的白发,手中用力稍重,像惩罚蓝染般。4 \0 l3 y1 c8 D2 U
“我想你了,十四郎。”( V4 \0 e' x# g
另一只手搂住浮竹的腰,下巴搭在浮竹柔弱的肩膀上。嘴角轻轻蹭了蹭浮竹的脸,搂在他腰上的手也紧了紧。7 ?' j# o% p& n! @
“怎么了,惣佑介。是不是有什么事了,和我说说好吗。”( @! O7 w! B  \) e. Q. r. b/ m
蓝染从未这样过,好像有什么大事让他很揪心。/ z' m, s# p" b  r& _* ]( h
放开抓住蓝染的手,转过身也抱着蓝染,轻抚他的发丝。
' a$ ?, l9 S( y“你的心事,不能和我说吗?”8 o  u- {6 F! c& `/ z# r
双手捧着蓝染的脸,深不可测的眸子几乎要把他贯穿。
9 a' b! h( h6 y0 S“十四郎,是黑崎一护有关的消息。”
9 F4 d& |2 V  B" _$ t3 s蓝染放开浮竹,拿出死神代理的牌子。2 T. Q1 g+ r0 f) G
浮竹一眼就认出这块牌子,是当时自己亲手交给一护的死神代理证。. f& F4 _5 T3 |' K
“这是在哪找到的?”5 ^7 \+ `9 }" Z
浮竹拿着代理证,心中泛起丝丝不祥的感觉。就像浦原失踪前的感觉一样,抓着代理证的手更用力,好像在掩饰心中的紧张。, \% W8 L5 Y3 N+ Q4 ]+ |7 N
“十四郎,这牌子是在虚圈到现世的‘黑腔’中发现的。”
6 p7 ?) Y: J4 W! X! @  d蓝染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居然有人能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黑腔’中劫走从虚圈进入‘黑腔’的人。而且就在‘黑腔’中,人消失了,从未有过这样的事,从虚圈到现世所有的‘黑腔’都在监视中,可以逃过监视把人带走的,绝不是常人,至少是自己无法控制的人。想到此蓝染不由得深锁眉头。  P( u. j" c" y' N
“怪不得葛力姆乔翻遍了虚圈也找不到一护,但是据葛力姆乔说,明明一护答应他5天之后才回现世的……”, v- x. f# N# b$ t, a& O4 c
“黑棋一心也不见了,你们居然忘记了。”! v9 P# i9 Y, W2 I& M. f
蓝染没等浮竹说完,便敲了敲浮竹的脑袋,佯装生气道。
' a% {  K8 I0 Z/ V浮竹皱眉,手指轻揉太阳穴,额头渐渐浮出汗汁。
& t7 S( s% y+ _) L午间太阳已然灼热,春禅鸣鸣,更加使人急躁。* I+ p+ u$ R: _( O
“惣佑介,帮我继续调查,我一定要……”
5 b. V: l) B6 K$ C4 T7 Q7 A. i话还在嘴中,蓝染就吻过来,如惩罚般狂暴的吻,浮竹不知道自己怎么惹怒了他,只能让他吻着,等他消气。4 b* E. @: b4 f9 y$ I) {* R# u
但是许久之后浮竹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搞笑,这人根本没因为‘消气’放过他。( P/ k2 N7 j+ r" n% u9 F) U
吻的反而越来越深邃,唇齿间流出丝丝血腥。$ b% {; A. C4 n
喉咙里发出‘呼呼’声,像要将浮竹吞噬般,不放过嘴中的任何一寸肌肤,不停的舔舐着。自舌尖开始,缓缓的一圈一圈的舔向舌根,直到喉间。
! S, W# q1 q) z& f' G呼吸越来越困难,浮竹用力一推蓝染的肩膀。8 s% G' q) u  @! E# y9 r- M
瞬间,新鲜空气涌入肺中,好像久违了空气一般。
# {9 z. ^7 a7 c0 r# h, d好笑的看着浮竹用力呼吸的样子,脸埋在浮竹颈间,轻咬一下。$ g3 |2 U& C4 u
感到浮竹身体的轻颤,满意的笑了笑,站起身整理了一下浮竹的衣服。! s+ Z& W& U( c5 H) I* H
见蓝染这样,暗自松了口气,看起来今天是不会折腾自己了。
8 D' z- n4 j# N“惣佑介,我哪里惹你生气了啊。”: y  D) V! \; x& {0 Q, B
浮竹轻道,帮着蓝染整理衣领。+ g5 ?% w; c3 w
“明知道调查这件事多危险,明知道和我无关还让我插手,你个小坏蛋想害死我啊。”3 `3 W& V% j# p' b; L
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满眼宠爱的刮了浮竹的鼻子。1 L4 T5 V# s5 n, e; S
“啊,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啦。我只是一时着急,这样的话你就留在虚圈别管这件事好不好。”" ^1 @; ?1 A4 B0 C* ^& j$ S, j
看浮竹手足无措的样子,蓝染抱起浮竹。坐到椅子上,把浮竹放到腿上。
# r+ q/ n9 h9 z% B' @# Y“坏蛋,明知道我为了你,死也甘愿。放心吧,我会全力做好的。”
" |" n$ v$ L) A$ x听蓝染这样说,浮竹颔首,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 l$ e/ S: J- E9 k: Y轻笑,捏着浮竹的下巴,舔舐着他的薄唇。4 y7 B9 O0 N1 Z
良久。0 b1 u# l3 d6 d) y& c% F+ X1 Y2 H
“惣佑介,等这件事之后,我们找个清静的地方,只有我们俩,过一辈子好不好。”' z; ^& n2 k  t( a+ p# P: c; u6 h4 Q
抬起头看着蓝染有些朦胧的眼眸,轻轻将散落在他面前的发掖到耳后。
9 e3 K( Z' ?; I“但愿吧,如果到时候你还这样想,我们就去过隐居的生活,过一辈子,不许后悔哦。”
  N! i& O0 Y( O8 L+ x- V& P唇在浮竹额头上轻轻地一吻。
% b" f, P" f; ?7 Y+ K站起身抱着浮竹,把他横放在办公桌上,附身压上去。
8 l( R0 `( @1 ]. o( t3 T3 Z浮竹闭上眼,此刻的他不但不像往常那样挣扎,甚至心里还在期待着下一刻。
" L& H+ ~) [2 E% B& l! z2 K“今天绝不会放过你,求饶也不放过你。”
5 q. [2 J9 s3 V% M+ R) `情迷的声音异样沙哑,余音缭绕在浮竹耳中,一遍一遍地重复。
8 Y: s; h8 J+ B' L' f. o5 e重重的吻在胸前侵蚀,渐渐地侵蚀变成了啃咬,疼痛和酥麻感互相纠缠互相交织着。想逃避身体却不自主的轻颤着,索要着。  z- l- p# c& J( k
突然,胸前一片清凉。; n$ y7 K* r1 |) T" m2 \' z
“惣佑介……”
! l& G* r' N, @& @; ?3 j  `想着‘不要这样’,却偏偏说不出口,只能看着他在自己身体上肆虐。
6 I. l9 i' t/ ]/ y他的舌掠过的地方,好似触电般。' p' ?: y) h& b8 @& ^1 W
“嗯。”; \1 C1 Z: `3 \% M
一声轻吟不自主的从嘴里跳出。# s0 R8 g0 j% j' @
听到浮竹不知是疼痛还是情欲发出的声音,蓝染似乎像得到了进攻的命令一样,将自己的外衣褪去,露出健硕的身体,肩膀上还有一到狰狞的伤疤,但此时伤疤也变成情欲的导火索。/ c2 X' `% G& A& o8 f6 G
浮竹指腹摩擦着蓝染的肩头,摩擦这那道刺眼的伤痕。
6 y6 i1 W9 |& L7 g: f眼眸渐渐迷离,全身的衣物被蓝染粗暴的褪去。。9 l0 W' c1 P* r- f1 \; h
舌,互相缠绕着,屋内充斥着情迷的气味和身体碰撞的声音。
9 g% e5 ?9 N6 i6 a带着情欲的声音一遍一遍从浮竹口中传出,此刻,已经没有了理智,也许连他自己都想不到,自己的理智会因为一个叫蓝染的男人的爱抚而崩溃。' T7 k, P/ y  d4 p0 |* g- s
“惣佑介。”
! F- t! ]* B1 G  M" D$ a听到浮竹温柔的呼唤,低头深吻,大舌粗暴的撬开贝齿,饥渴般吞噬着他嘴中的玉液。! k& U& `7 @$ ^( t3 U3 c4 e
“唔……别啊。”% c0 G: `, H; e  L
“坏蛋,还有心思说话。那就叫你连话都说不出。”
8 b: z) H  Y3 |! R8 M8 _( _& n# ]说罢手托住浮竹的臀,顺着律动的频率,轻揉着,挤压着。' E1 h' g6 J$ E% B
良久。- B- k* R6 R# l( D
浮竹感到一股温热喷射在身体里,强烈的律动也随之停下来。4 }% \: w# Q0 r
不经意的低下头,却看见了浮竹已经是深红色的物体。
+ X' W% |, ?# v2 g6 d1 `“十四郎,你能攻么。”
' F2 ~! ]5 E" `好似迫不及待的语气。
6 h9 S. W2 z7 ^7 f) l浮竹还没反应过来,觉得身下被蓝染抓的更紧,欠起头看见身下已经是深红色,不禁感慨了一下。7 G/ C2 o6 H/ f
下一刻浮竹震惊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P8 s+ N! G* p  @" r
蓝染抓住自己的巨大与身体承90°直角,咬着下唇,直直地坐了下去。
4 z1 ~' u2 c3 X8 h; m“啊。”
. b' d, ~  E( V1 n: {瞬间朦胧了双眼。
3 w# J6 |; t# x' b! e& d  v6 n“惣佑介,你怎么样。”8 F9 d2 K' y- n; }* |2 z
浮竹见此记着翻过身,蓝染不知道,他可知道啊。第一次不是一般的疼啊,这家伙怎么胆子这么大,居然坐下去,真要命。
; C3 r8 T9 |% |! ?5 c0 E3 M1 h1 \瞬间两人的体位就变成浮竹上蓝染下。
# c" @* z3 P8 W3 q8 ~& K! p“疼,十四郎,我疼。”
7 B* y# X& M6 h+ k+ m看着蓝染额头冒出豆大的汗,浮竹心中也像被揪住那样的疼。' g  }% ?+ a1 I; s& @
轻吻着他的侧脸,抓起一件衣服,给他擦拭额头的汗珠。
; B9 I; A0 X+ K9 y: `" J“傻瓜惣佑介,傻瓜。”3 k8 W9 |3 Q! s! S% `+ w
轻叹着,温柔的看着身下的他。. ]. M6 I4 }) s8 x9 t- |
“十四郎,那时候,你也这么疼么。”% J9 a3 y$ D4 ?$ }) Z4 ?
疼痛稍稍减轻了些,蓝染暗淡了眸子问道。: G: t# q1 |" K
“傻瓜,我是心甘情愿的。”0 a4 t& b% C8 L; j7 N3 f
蓝染抬头,一滴泪水顺着脸庞流下,不是身体的疼痛,而是心疼,原来十四郎那时候这么痛。1 N2 O& k& l) U* _7 q6 K; l9 o0 P
“惣佑介,还要继续么。”6 G% G% \) q% N) o
依然温柔如水的声音,却参杂了浓烈的情欲。
: I; V5 \. v1 i$ a蓝染不语,只是闭上眼睛,他要体会一次十四郎曾经所受的痛。
+ G/ J% Z) ?7 k, c浮竹明了,身下炙热不自觉的更加粗大坚硬。却没有继续深入,而是抽出巨大,用指腹先轻轻地按摩。慢慢地深入一根手指,看着蓝染渐渐迷离的眼,没有疼痛的挣扎,才将已经深红色的坚挺缓缓插入。! {% ^) f3 k, A% {/ x* O" t
轻轻地律动,生怕他也感受到和自己当初一样的痛苦。- N, Z7 G" E1 m1 I2 n
……
; `4 u" K$ a& v) {' S' ~8 ^额边流出一道热汗,没有擦拭走,任凭汗液滴落到蓝染的脸上,一股炙热的浆液射出。
; T: S" r( Z8 p6 m  h浮竹眼底透出一丝满足的笑意,趴在蓝染身上沉沉的睡去。! i0 l4 b. x, F7 @! Y8 i
一直紧闭着眼的蓝染,缓缓睁开眼眸,眼底满满地宠爱,满满地歉意。
: o- V; H- E" [7 o3 V3 }“十四郎,我会对你很好很好,会对你好一辈子。直到你厌倦了,或者一起相守到老……”# ^. L! U0 B( z8 M( T% e
嘴角扬起,蓝染也沉沉地睡去。
! Q0 g2 j9 p$ l) N) f! Q3 ]& [趴在蓝染身上的人,笑媔如花。( m( S! [3 \2 D. e# y" \' M" k& E
‘一生一世,相知相伴……’- P' R) v" S7 k0 ~6 B+ f
……, Y& A+ U0 n% I5 l

7 s$ O' J$ t; K( y) G3 ^# b4 C# f木和土之领域。
" ]5 H4 s# |- s& X( H1 b% n; a' t四周突然安静下来,连风也停了下来。
1 ?4 d: _7 C: K( {$ x  W9 @一护抬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这里的乌云居然是紫色,透过微光的紫云唯美而虚幻,天空很高,无风时,云就飘在那里,像是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 u3 d7 `: e/ T* }- g4 L这种天气有种奇怪的感觉,但又不知所谓。一护加快脚步,赶在下雨之前找到避雨的地方。) R1 Q+ ^% ]  x8 L* H9 ?
‘沙沙……’/ k- H# D8 i) @0 r
此时并没有刮风,何来的沙沙声?7 z2 o. H7 g6 w1 X( h; }4 e+ g
一护握紧斩月,此时他只有一人,在这陌生又充满危险的地方,静静的一动不动,尽量隐藏气息。9 b4 y) m% A0 e; M. M' ~7 G# j9 \
‘沙沙’声越来越密集,好像有什么东西越聚越多!4 F$ J0 C& P0 P. [/ K& E
‘丝丝……’- l: i4 P) F  m; C, J" b
这声音好像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袭来,速度极快,数量众多,最可怕的是一护根本没看见声音是什么发出来的。如果是在现世一护首先应该想到的动物,应该是蛇!
) L7 P7 v/ o; b‘砰’,身后的土地突然下陷,一护急退。刚刚他身后下陷的土地慢慢又升上来,但是随着尘土散落,一护看见了他一生都难忘的东西!: O) b1 l) n5 x% U1 I
蛇,成千上万的蛇,一团团的从地下的洞穴中涌出,紫色黄尾,极为鲜艳。9 e5 {  a- [* `- K, _
从正常思维判断,这样鲜艳的色彩出现在生物身上,那么代表着的唯一的意义就是剧毒!. }% o/ }  E8 J3 p; v
如此众多的剧毒蛇,怎么会从地下涌出,好像突然间收到了什么指令般。' T1 J0 O" h/ y6 e
一护发现刚刚自己站着的地方也出现了一个洞,这个洞和刚刚的大洞不同的是,下陷的速度缓慢,也不如刚刚的巨大。
8 y8 j. v& \2 w& _6 N此时,那成千上万的蛇也不在蠕动,似是在等待着新洞的主人出现一般。
  ^' a, V# |4 Y% H+ A) T新洞穴下陷停止了,如一护预料般,洞穴逐渐上升,紫色,又是紫色,一个紫颜色的头渐渐出现。" P# h0 _7 H, T; y
‘丝……’
+ e$ A. d, ~* o% l  z4 P# S3 z一护虽然离得远,但也倒吸一口凉气。
0 P% A; X" p. x洞穴里,一张巨大的嘴露出来,还吐着信子。那巨大的嘴说它能吞下一栋楼也不为过,继续缓缓的向外移动,紫色的眼睛,紫色的身体,黄色的尾巴。
1 c3 W2 _, h& F如之前数量庞大的小蛇一样,如果不出所料,新洞穴中出现的蛇,应该是这群紫身黄尾蛇的蛇王!7 A3 X* h- S; I# e
一护不自觉又退后了一段距离,因为这蛇王身上的戾气实在太重,它完全出现在地面的一刹那,自己差一点因为头晕摔到地上。
3 g; y1 O) u7 f, F! D- d在大蛇的对比下,之前那众多小蛇就像蚯蚓一样!
" x! y" e  v% U, t& K9 [6 t‘丝……’+ R6 T- _/ x, {' X. b
整齐的声音,好像军队一样。蛇王调头,本来背对一护的蛇王突然朝向一护袭去!
9 i1 J% z" x3 ?0 M; W0 t3 e9 Z  }3 x后面的小蛇也紧随蛇王,霎时间尘土飞扬。
  t! z" o  f2 j! f5 Q一护迅速后退,眼前根本看不见任何物体,只有越来越大的丝丝声告诉一护,这群蛇在向自己飞奔!
 楼主| 发表于 2011-8-1 22: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章【七】8 \  D4 U7 V' V1 w% l8 @5 D6 [3 @$ D
7 p$ w3 C, _( k" B7 d' n) M" b2 O& j
……' h0 r- x( P1 B. ]+ H
‘轰隆……’随着雷声,极少下雨的木和土之领域下起了千年难遇的大雨!
! q' B& G1 w( }5 `0 N' [( k, G4 K& R被大蛇卷起的烟尘顿时被这倾盆的大雨掩盖下去。
% {) ^7 b; s) d一护脚下未停顿,依然极速向前奔走。
/ l) S+ g. W$ D+ R: Q因为他知道,一旦停下来,也许又会有未知的危险出现。: ?2 P8 b. {: I7 ^
先找到易雪和然落!下意识的这样想着,循着易雪的气息向那个方向飞奔而去!3 G$ A8 P4 q6 J$ m3 y+ T
“嗷唔……”
  E" C; J* U3 c一声凄叫。
/ c  Y% W/ g3 t, Y狼!
& {$ P5 s) d2 M: m( w1 |7 I一护一惊,今天是怎么了,蛇群还在后面追,前面又遇到了狼。, C0 B( D& P8 ?
狼和蛇可不一样。# [  u  i" g8 @% @' V
狼这东西很执着,只要惹到他们,就算是他们吃饱的状态,依然会追逐你,直到死!自己死,或它们死。
% w, v: J( z' N7 s0 I' c0 D. O* `所以一护很识相的往狼嚎声音的反方向奔去。
! D: @4 k2 k, p" @4 J半天之后。# v4 A( `- n$ `8 p- M; C- u
……# p1 F' }$ e9 E# v; J
“混蛋。”
% u# {  K( y5 E被蛇群追赶半天之后,一护腿已经接近麻木的状态,体力也开始下降。深知再这样下去自己会落个什么下场,一护不再逃,而是面对蛇群而立!" `+ m* f. l( B' M
一身坚定,目光紧锁蛇群,被雨水淋湿的发丝落水滴滴。
4 ^8 t& ^3 {3 H/ c/ l& d8 h$ D冰凉的雨还在下,哗哗声连绵整个木与土之大陆,乱草萋萋,狼嚎声不绝于耳。4 H% q9 p; Z) L# m& b3 I
然,一切都被暂时抛到脑后。" J5 c0 @) b& g7 k2 b
“月牙天动!”未等蛇群有所动作,一护先声夺人。
  o+ ?6 _* f  @9 A蛇群里顿时炸开了一道裂口,蛇王后面的小蛇有一瞬间慌乱了,看见身边被炸成肉泥的同伴,谁都会心慌。
1 @/ {% l. m) [! i; s7 U但是如视死如归的人类一样,小蛇们居然在那一瞬间之后又补齐了空缺,好像是在摆了什么阵法。
4 _) j0 `* ]- E& W4 f蛇王发出‘嗞嗞’的怪声,蛇群停下来。0 M2 A$ c: {% V3 D5 S8 m
就这样木与土之大陆上,倾盆大雨中,一位与大陆共生的神兽降铘,一位‘神’认同的少年,相对而视。. o6 o# B$ ~, S- a$ _
许久。+ R' w$ v- D9 O  b$ k/ H2 G
“少年,汝等散发之黑暗之气将吾之千年封印解开。少年又为何伤了吾之孩儿,少年可是觉得吾等部下不够强大?”
8 m9 `+ u* B6 m6 K. \蛇群的蛇王居然幻化成一位绝美少年。7 ?. q; |, T3 j1 ~! l
少年见一护惊讶的眼神,缓和了语气又道。' u* _, f, N8 n1 Z, O8 s
“吾便是这大陆之神兽的主宰,吾名为降铘,千年封印为您解开,从今往后,吾等便是主人您最忠诚的仆人,只要生命还在便永不背叛!”
: k' l' p$ X2 S+ n9 x1 u1 n7 a3 @少年说完,一个指甲大小的印记便隐隐的出现在少年的额头上和一护的左手背上。( l) o/ h. U7 l: |4 `$ `/ _
“这是?”
. u4 `- V; |7 `* c8 b( G从少年的话中,一护已然明了大蛇为何跟着自己紧追不舍又不伤害自己,也明了了这群蛇是自己‘白捡’到的宝。不过这紫色印记实在诡异,不说颜色诡异,上面的图腾甚是恐怖,一条弯曲的大蛇张着大嘴,似是要吞噬整个世界般!: ^4 Q+ q  d( e& D, `! {
“吾等与主人的灵魂契约,契约一旦生效,吾等与主人的生命就将永远连在一起,哪怕是主人您死亡,这个契约也会暂时寄居在您的后代身上,直到您的灵魂转世再次出现,吾等将永远守护在您身边,听候您吩咐。”
+ r' \" o; ^$ l/ x少年说罢,挥挥衣袖,后面的小蛇居然不见了,痕迹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 X9 L" W9 `# `“灵魂契约?没经过我同意你自己就和我契约了?还有,你为什么要选我来契约?”
8 u' E( I1 O* H4 X- L一护听完深知这是眼前的少年将自己的灵魂托付给了自己,但是,他却不知道这件事对自己有何影响!1 I/ _- B% O7 f, c: A$ N/ U7 F
看着眼前霸气逼人,风华绝代的少年,一护询问道。
/ i! s" y# w4 c“哈哈哈,当然是因为你将吾等之封印解开了啊。”
. G9 g' j0 M! A6 V$ B# U9 ]少年走到一护身前,似是打量着他的主人。
 楼主| 发表于 2011-8-1 22: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1 c; y* _$ W  H1 a敬请期待。' j! W: A% H. L6 J1 O$ C
明日更第七章下半章。
发表于 2011-8-23 14: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JYC 3 c4 g6 _1 {, F& x% X
哇塞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死神中文网 ( 05028054号  

GMT+8, 2018-1-22 18:24 , Processed in 0.05476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